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政策法规 > 文章

香港4所大学先后与学生会“切割”,决定停止代收学生会会费

时间:2021-07-15    点击: 次    来源:民教网    作者:民教网官网 - 小 + 大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  蓝】继城市大学、中文大学和香港大学早前宣布停止代学生会收取会费后,香港理工大学也采取了同样做法。

理工大学学生会13日称,已收到校方通知表示将会停止代收学生会会费。理大回复媒体查询时说,学生会是本地独立注册团体,应由学生会自行处理财政事务,包括收取会费。有港媒14日回顾称,理大2019年11月“黑暴”期间沦为“兵工厂”,当时大批暴徒占领校园并与警方发生激烈对抗,事后校园满目疮痍。但理大学生会“焕曜”竟在今年3月底发表所谓“毋忘围城,守卫我城”的帖文美化“黑暴”,声称会在理大与红磡港铁站之间的天桥派发“理大围城”明信片,还称理大人“难以忘怀一幕幕冲突画面”,呼吁学生索取、收集。今年6月,理大学生会外务秘书兼“贤学思政”发言人黄沅琳涉嫌宣传及公布未经批准的集结罪被拘捕。学生会当日发表声明诬称,“警方以拘捕行动令市民恐惧,旨在令众人能做一天安份守己的顺民”,同时扬言“对警方滥捕行为予以严厉谴责”。理大学生会副会长张心怡称,校方两周前约见学生会,表示收到投诉认为批评警方的声明“言论偏激”。

香港多所大学先后决定停止为学生会代收会费。去年8月,城市大学以“审计问题”为由拒绝代行有关工作。今年2月中文大学表示,因应候任学生会内阁“朔夜”的言论影响校誉,利用校园作为政治宣传的平台可能违法,决定暂停为学生会代收会费。港大则于今年4月表示,学生会近年行事日趋政治化,使大学的整体利益和声誉蒙损,因此停止代收会费。

理大专业及持续教育学院讲师陈伟强说,学生会的财政收入向来颇丰,据悉每个学生入学时交的学费中已包括给学生会的会费。而有些学生会为了让经费增值,甚至会在外购买物业及进行各种投资如买保险等,但这些投资并非所有交了会费的学生都知道。2019年“黑暴”期间,不少大学的学生会就私自挪用经费,支持暴徒。有港大学生会前干事透露,大学每年在学期开始之初收取学费时会顺道为学生会代收每人140港元会费,一年收入约140万港元。这是学生会重要收入来源之一,校方暂停代收会费估计将对学生会财政带来“灾难性影响”,欲将学生会“连根拔起”。他进一步解释说,大学财政处有逾万人的学生名册,并设有内联系统,记录每人交会费情况;校方不再代收会费,学生会在技术上难以收取,因为没有名册跟进征收会费进度,也难以通知所有会员交会费。

此外,港大宣布不再承认学生会地位也持续在港发酵。陈伟强分析称,大学学生会从独立注册社团变为民间社团,将无权干预校政,不被允许参加学校各种重要会议及取消投票权,甚至若有需要,学生会一直以来租借的场所,学校也可收回。学生会许多来自学校的经济来源会被停止。有港媒分析说,港大学生会历史悠久,长期以来广泛参与学校事务管理。港大校务委员会设有学生会席位,其他如学生事务委员会、宿舍委员会、纪律委员会等多个大学管治委员会中都设有数量不等的学生会席位。但这些待遇不是必然的,而是建立在守法、守规的基础之上。文章说,港大校方继两个多月前宣布不再为学生会代收会费及收回有关场地管理权后,又宣布不再承认其校内角色,“这意味着校内众多委员会中的学生会议席已被全数取消。学生会失去这些重要平台,注定走向式微”。

“追责的时候到了”,香港《巴士的报》14日刊登的一篇评论称,为何在香港国安法生效后港大学生会评议会还敢发这种声明?“我相信原因是大学生以为警方不敢拘捕”,2019年11月暴徒在中大、理大、港大等地躲藏,然后封锁学校附近的道路,就是认为警察不敢入大学抓人,但“不敢对大学生执法,就会令大学成为法外之地,愈来愈多大学生变成暴力分子,结果反而害了他们,令他们更加激进,愈陷愈深”。

香港《星岛日报》14日以“大学要回正轨,须除暴乱之根”为题发表社论称,校方不能再承认学生会在校内的合法地位,原因之一是学生会已非正常的学生团体,而是公然进行违法活动、鼓动暴恐的激进政治组织;原因之二是学生会不仅政治化、极端化,把持组织的少数激进学生更利用大学作为保护伞,招揽校外的暴徒进驻,令校园饱受摧残。大学校方别无选择,只有毅然清除这个严重损害学校的政治组织。文章说,学生会曾把动乱之火引入校园,其中尤以理工大学和中文大学的教训最为惨痛。经此浩劫,各大学都明白到,绝不可以再手软让暴乱死灰复燃,“必须敢于切除校园暴乱之根,才可真正回到正轨,健康发展”。

上一篇:促进民办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建设

下一篇:没有了

晋ICP备2020013818号  |   QQ:1511457657505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信信息大厦B座  |  电话:010-89637854  |